當我第一次接觸「浪浪別哭」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台北經營1年半、正在集資準備到台中拓店了。

 

 

「浪浪別哭」是一間咖啡廳,也是流浪動物的中途之家。為了替長年流離失所的流浪貓狗們創造更好的回家機會,年輕的老闆夫妻辭去了原有的工作,在台北市中心租下兩層老屋打造「浪浪別哭」,讓有意領養的朋友們能就近與浪浪相處、相識進而相熟。

 

 

等家的浪浪來來去去,「浪浪別哭」仍堅持為他們一一命名、尊重並且欣賞每隻浪浪的獨一無二、對他們個別的喜好與個性如數家珍。除了經營實體空間之外,「浪浪別哭」也透過網路社群分享浪浪過往的經歷或者回家的消息,讓身在地球彼端的我也能參與這些浪浪的生命故事、經常被「浪浪別哭」樸實而動人的文字或短片逼到內牛滿面 (ಥ﹏ಥ) 。

 

像是這支阿喜等家的影片:

 

 

就這樣遙望了一輪四季,終於,在一個熱到崩潰的盛夏正午,我在台北最熙來攘往的地區找到那條最幽靜隱晦的巷子,一邊玩味門口那張「不能接受『這裡浪浪最大』者請勿進入」的敕令符咒,一邊推開「浪浪別哭」那裝有安全扣環的大門。

 

 

當天店內生意極好,候位將近一個小時後,店員終於領我們入座1F狗區,並讓我們用消毒液清潔雙手。原本蜷臥在沙發上的浪香香不願與我們匱休,跳下椅子逕自晃悠去了,直到對面客人點了狗食,才趕回來眨著圓滾滾的眼睛搖尾示好;只有一隻眼睛的浪虎克趴在綴有珠光貝殼的綠底木桌上忘我地啃咬桌角,直到店員將他驅趕下桌,他仍然趁人不查時默默湊近再啃幾口;年紀最小的浪阿哞破病中依然鬼靈精怪,常仗著自己嬌小的體型優勢鑽進廚房溜達,或從沙發底下匍匐繞到客人背後,朝桌上的食物進攻。

 

 

在這裡,浪浪不是被關在櫃檯後頭、似有若無的存在,也不是讓客人呼之即來、恣意玩弄的寵物;在這裡,浪浪就是主角,整個店面都是他們的舞台,所有客人都是為了與他們親近而來,即便暫時無意領養,也能透過消費的方式幫助「浪浪別哭」長期營運,並間接為「TNVR流浪動物助紮計畫」盡一份心力,支持相關團體從前端遏止流浪動物繼續增生。

 

 

當然,要讓這麼多貓狗隨意生活、自由行動,店內難免會有氣味跟髒污,並不適合追求窗明几淨、幽雅清靜的客人;但對於期待與貓狗真實互動、密切接觸的朋友而言,「浪浪別哭」絕對是最好的選擇之一。

 

 

以領養代替購買,絕不棄養。

 

飼養動物是一份承諾,表示從此願為這個生命負責,但願我們都能放下控制環境、主宰萬物的偏執念想,別讓我們的慾望成為惡性繁殖的理由,更別在介入其他生命以後,又讓他們流落街頭。

 

 

如果你想飼養貓狗,請別再用購買支持傷害,與「浪浪別哭」聯繫、到店裡坐坐吧!

 

給自己一個更加快樂的機會,

也給無數浪浪一線從此幸福的希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