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 7-打折村裡的美體小舖

這日,為了尋找腦公工作所需的全白西裝外套(全白!竟然定了如此難駕馭的dresscode),小夫妻專程跑到柏林市郊逛outlet,這才驚喜發現打折村裡竟有常年力圖抵制動物實驗的零殘忍品牌——「美體小舖」!🐰💜

【無動物實驗】2018零殘忍防曬指南

又將進入每天都熱到美叮美噹的季節,你的零殘忍防曬用品準備好了嗎?歡迎參考花栗愷的「2018零殘忍防曬指南」(包含線上購買通路),為這個夏天蒐集更多無動物實驗的防曬靈感!

Week 6-盜用兔子標章的現行犯

今天,我想分享一個無意間撞見怪盜牌子的故事。
(🎶🎷🎶請自行腦補一段柯南主題曲🎶🎷🎶)

話說三天前,我正為了整理防曬用品的零殘忍清單而著手調查一些美妝品牌的動物實驗政策,發現這個標榜天然有機的法國品牌—— “Acorelle” (日光意境) 不但在台灣也買得到,還擁有澳洲零殘忍組織 “Choose Cruelty Free”的兔子標章。

我喜孜孜地前往 “Choose Cruelty Free” 的網站驗證,卻發現資料庫內查無此人。不管我如何反覆檢查、重新輸入,”Acorelle“ 就是不在 “Choose Cruelty Free” 的零殘忍名單上。

植芮堂 × 將善良的種子送向彼方

在中國法規的強力箝制之下,任何人在中國境內(香港除外)的商店架上看到的任何美妝產品,一定都曾經過動物實驗,或隨時可能遭到權管單位抽樣檢驗。

在這樣看似絕望的局面之下,竟然有這麼一個品牌,願意承擔各種風險、設法將未經動物實驗的產品送進中國,就為了讓身在中國的消費者也有機會使用零殘忍的純素保養品。究竟它是怎麼辦到的?

Week 5-牙齒的零殘忍初體驗

這個禮拜,在小夫妻的輪番擠壓之下,終於把家裡那條舒酸定牙膏用完啦!

不久前在整理翻譯「零殘忍品牌黑名單」的過程中,我才驚訝地發現自己常用的兩個牙膏品牌——舒酸定與高露潔都「有」做動物實驗!
雖然我們倆都想要盡快支持零殘忍的品牌,但也不願浪費已經購入的產品,因此決定一邊消化家中囤積的牙膏,一邊將計劃接替的SANTE零殘忍牙膏準備好,以便隨時無縫切換。如今終於被我們盼到牙齒投奔零殘忍的這一天!

Original Unverpackt × 讓人流連忘返的裸裝商鋪

小夫妻現居的城市——柏林,素以自由前衛的風氣著稱,就像這間裸裝商鋪,店內所見幾乎一絲不掛,令人心跳加速、眼界大開。

——因為這些零包裝的裸賣商品實在太令人心動啦~

在德文中,“Verpackt”有「包裝」的意思,而這間位於柏林的“Original Unverpackt”商鋪顧名思義——致力於網羅各種「裸裝」的生活用品,讓我們有機會重複利用現有的容器,直接從消費根源減少包材的消耗。畢竟,我們的地球媽媽已經快要被我們製造的垃圾悶得不能呼吸。

話雖如此,但在實際造訪前,我仍不免擔心這一切終將只是曲高和寡的空談,結果你猜怎樣?Original Unverpackt不僅生氣蓬勃、生意興隆,而且非常好逛!

Week 4-環保杯の爆裂記

大家還記得這只環保杯嗎?它是花栗愷生活週記開季第一集的主角,竟然在第四集就收工領便當了。

這個杯子採用了聚乳酸(PLA),它是由植物澱粉發酵聚合而成,常見來源包括玉米、麥稈、稻桿等。這種材料輕巧、防水,而且在特定的溫濕度條件下能被微生物分解成水及二氧化碳等氣體,因此擁有「綠色塑膠」的美譽,是近來很流行的環保材料。

但是!這一切可不是把杯子埋到後院就能化為肥料養成一棵大樹這樣夢幻——目前市面上的聚乳酸(PLA)產品主要有以下兩個問題: